快捷搜索:

泰兴语言文化_风俗民俗_旅游资讯_村村通

泰兴的语言文化博大精深,雅俗共赏。

就从吃饭说起吧,首先做饭的锅。我们叫敷棺(特指灶上的那种木制锅盖),平时说惯了,不当作是一回事,可是仔细想来,里面还是有很深的文化底蕴的,敷棺,‘敷’故名思义,就是盖的意思。而‘棺’尤其传神,既充分说明了材质,又深得古风。锅盖相比敷棺既显得笼统,又显得低俗了。

如果‘敷棺’显示了泰兴语言文化的精深,那‘吃’的说法则充分显示了泰兴文化的博大,据本人的不完全统计,‘吃’的说法有如下数种:呕,呕头,倒,倒头,闯,供等等,想必大家都有这样的经历吧。小时侯在村头玩了忘了时间,你的老奶奶抑或老爷爷在家门口大吼“***,还不曾好家来倒头哩!”当时口里面嘟嘟哝哝,极不情愿的回家,现在想起来,那是多么温馨的一幕啊!

再说睡觉,那说法更是数不胜数了,列举如下:挺,挺尸,困,困告,仰吊子(有点不雅)。

至于歇后语,给我印象最深的就一句,那是形容刀子不快(锋利)的“娄(割)吊子都不出血”,呵呵,是不是很传神啊!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