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红安民间歇后语_风俗民俗_旅游资讯_村村通

董必武、郑位三,领导工农把身翻。

恩威并重(恩,指张国恩;威,指董用威,即董必武)。

三分吃饱饭,对半饿死人。

一行服一行,扁担服箩筐。

懒人抽长线,一针耽过两针半。

苍蝇爬秤杆——假观星(关心)。

生铁补锅——凭本事。

老鼠钻到风箱去了——两头受气。

麻雀跳到糠缸去了——空喜一场。

打稿荐坐牢——长远之计。

癞痢头上的虼蚤——明摆倒(着)的。

青菜煮豆腐——一青二白。

瞎子过河——一个抠一个。

脱了裤子放屁——多此一举。

灯草穿豆腐——莫提。

瞎子打马锣——死不丢(放)手。

秧田头边挖粪蛸——肥水不落外人田。

娘把女叫亲家——有得么事做话说(无话找话)。

叫化子把(被)米压死了——自讨的。

猪八戒照镜子——里外不像人。

此路不通,去找毛泽东。

不怕高维均杀,只怕程汝怀发(高维均,“县铲共宣传委员会”头目之一;程汝怀,专员兼黄安县长,鄂

东“剿共”司令。发,指发钱 物)。

政策正,一呼百应;政策歪,鞭打不来。

政策政策,一时三刻。

村看村,户看户,社员看的是干部。

会干不如会说,会说不如会拍,会拍不如会 塞(塞,贿赂)。

一个书记一个法,前头书记栽,后头书记挖。

赊三不如现二。

逢俏莫撵,逢滞莫丢。

不怕生意小,只怕顾客少。

宁丢生意,莫丢门面。

黄泥巴掉裤裆去了——不是屎也是屎(无法辩解)。

扬权打兔——空的过了。

哑巴见面——有得说的。

二里河的甲长——管得宽。

坐在磨子高头吃藕——想转了、看穿了。

三伏天穿皮袄——内外发烧。

狗子坐轿——不受抬举。

三斤肉做两品碗——公公道道。

豁子吹喇叭——两面出气。

初一拜年——光说好的。

三十日借炊箅——同了方。

戴斗笠痛嘴(痛嘴:接吻)——斗不拢。

便壶的(里)煮面——不好搞(搅)。

大麦喂乌龟——瞎葬(白废)了。

眨巴眼看(抚养)瞎子——一代不如一代。灯笼山的狗子到柳林河照门——管过了河。(灯笼山、柳林河隔

河相望)

公公跟(给)媳妇抓(挠)脚背——好意成了恶意。

猪往前拱(以嘴推土),鸡往后爬——各有各的路。

叫化子赶夜路——假忙。

黄瓜打锣——一筒筒(截)的不见面(一次又 一次的损失)。

肉粑打狗——有去无回。

盐菜打搞粑(搞粑:面糊)——有言(盐)在先。

扁担高头搁鸡蛋——险了又险。

高射炮打蚊虫——大材小用。

戴碓嘴巴玩狮子——人累死了还不好看。

大姑娘坐轿——头j回。

裁缝打架——试一烙铁。

虾蟆掉到鼓上去了——不懂(咚)。

奶给爹做鞋——是个老样。

豆腐掉到灰肚(里)去了——吹也吹不得,打也打不得。

猪八戒吃人参——有尝到味。

驮竹篙进巷子——直来直去。

老鼠扒秤杆子——自称自重。

聋子耳朵——摆饰(能看不能用的)。

茅窖的石头——又臭又硬。

棺材肚(里)的抓(挠)痒——不知死活。

推屎虫(屎克螂)戴眼镜——假冒斯文。

马吃石灰——一张白嘴巴子(说空话)。

八十岁的干儿——没得点痛人气(痛人:可爱)。

驴子屙屎——外面光(表面好看)。

癞痢凭(依)倒(着)月亮走——沾光。

阎王要吃豆——鬼吵(炒)鬼吵的。

四两棉花——有么谈(弹)头。

闩倒(着)门作揖——自家恭贺自家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